第42章 中毒

“穷寇莫追”,慕清沣高声喝住了正要跳河的几名黑衣人。

就这么走了?顾少白有些失望,他还没有发挥余热!

走了一群武装到牙齿的黑衣人,还留下一群武装到牙齿的黑衣人,显然这群是慕清沣的部下,太没有创意了,为什么都喜欢穿黑呢!

脑袋里转着圈的想了一下,白衣,不行,像给慕清沣戴孝,不吉利;红衣,不行,像一群新嫁娘;青衣,不行,貌似“雅琉轩”的小倌都爱穿青衣,堂堂沂亲王身后跟着一群小倌,呵呵呵……

他正天马行空地想,就见慕清沣跟其中一个黑衣人不知说了些什么,转身便朝着他走子过来。

顾少白也朝他走过去,他尽量不去看那些死状狰狞的尸体,可是令人作呕血腥味还是丝丝缕缕地往鼻孔里钻,不由得侧头用衣袖掩住了鼻子。

就这么一侧头的功夫,他就看见一直躺在地上的船老板动了,而且,一动起来,速度变得非常快,像一具尸体突然诈尸了一样,直挺挺地坐了起来,手腕一抬……

顾少白什么都未来得及想,就扑了过去,他只是凭直觉、凭感觉——这个人,要对慕清沣不利,他甚至忘记了,慕清沣的武功很高的!

船老板就在他身边,以至于一步就迈到了他的面前。

方才,船老板在装蒜期间,一直微张着眼缝,他压根没想到刚才与他一样,一直哆哆嗦嗦躲在一棵树后的顾少白忽然就挡在了他面前。

而藏在袖中的那一只袖箭,几乎是从发射筒里直接钻进了顾少白的小腹中,连过程都省略了。

几步之外,慕清沣在这一霎那,顿时眼前一黑,肝胆都裂了!

他眼睁睁地看着,顾少白身形一顿,甚至还侧过头来看着他笑了一笑,软软得向地上倒去。

船老板略一怔忡,还未及懊恼或愤怒,一柄自羽十三手中飞来的长剑在半空里划了道雪亮的光,胸口一痛,长剑透体而过,视网膜上最后的影像是自己胸口飙出的鲜血。

慕清沣将顾少白扶坐着靠在他怀里,战战兢兢地去看他小腹上直没至羽的那个东西。

一团艳丽的红,正慢慢地越渗越大。

从未有过这样的心惊,哪怕数年前在战场厮杀,看到血河飘橹,尸横遍野;哪怕前线忽闻噩耗,三日三夜打马而回看到的只是父亲的尸体......他都没有过一分一毫地害怕。

或者,他天生就是杀神,血腥与杀伐本就是他的装点,而世间的生离死别对他而言如同雪落湖波,连声息都不会有!

可是,现在,他害怕了,害怕这个人会渐渐冰冷,害怕以后都再看不到他……

他伸手,颤颤微微地想拔箭,却又不敢,指尖努力了许久,终是停在半空,又垂了下来。

“我……现在……可以,说了么……”箭上淬了毒,顾少白起初觉得小腹很疼,但很快就没有了感觉,只是觉得有些冷,很难过,他想自己应该是快死了,他庆幸还可以清醒着说出临终遗言,“我求……你一件事……”

他缓了口气,正想说出来,下一息,却被慕清沣把嘴堵住了,那个杀千刀的用嘴把他的嘴堵住了。

但也只是轻柔地厮磨了两下,很快就放开了,却斩钉截铁地说道,“别求我,求了也没用,我从不答应将死之人的要求,你如果求,就等好了再说。”

说罢,他再不看顾少白,只是喊了羽十三过来,要他去把李至善带来。

顾少白心急如焚,觉得从肚腑之处一寸一寸地开始发麻,他感觉不到疼痛,却也知道这样反而更不好了。

他牢牢抓住慕清沣的手碗,指尖陷进肌肤掐得他皮破血流,眼眸之中不可控地流下泪来,“听我……说,求你……”

慕清沣低下头来俯望着他,目光像万里冰封的雪原,顾少白短暂地怔了一怔,这样的眼神多像那一世望着被绳索捆着扔在地上的自己,无情、冷酷、睥睨着渺小而苟延残喘的他!

如今,仍是这样,自己用去一条命仍是可怜巴巴地想换他一点同情、一句承诺,可是,这样也不行么?

顾少白明白时间所剩无几,他不允许自己沉沦在上一世慕清沣给他留下的梦魇之中,他执着而坚定地与慕清沣对视,目光逐渐涣散,却清清楚楚地写满了恳求,稠密的睫毛被大量的泪水沾湿,唇色与脸色一样苍白透明,“我知道……你功夫高……我……替你,挡箭……多余了……”

慕清沣的脸渐渐有些模糊,好想睡觉,顾少白闭了下眼,很快又睁开,瞳孔的光却黯淡下去,“可是……看在我也算……尽了力的,咳咳……份上,求你……”

他没再说下去,因为慕清沣正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开,浑身的力气已被抽得干干净净,他已无力去握住什么东西,眼前的光一点一点的消失了,再不看见那人的脸,四周忽然安静下来。

顾少白感觉被喂进了一粒药丸,坠入黑暗之前,他最后的念头是想把脸上的面具扯掉,至少,让他看到顾少白的脸!

让他知道,伴他多日的人是谁!

这个微末的念头,只换来食指指尖最后的颤动,然后,一切归于黑暗!

耳畔,最后一抹声音飘过,“如果,你挺不过来,那么你所想救的人,想求的事儿,将永远无人知晓……”

慕清沣接过暗卫的“大还丹”塞进顾少白口中,看他下意识地吞了下去,便再无动静。

他使劲地搂紧了他,嘴唇贴上他温凉的耳垂,轻柔地说了一句什么。这具身体很软也很凉,很想永远这样不撒手。

黑衣人警戒着围在他四周,他不开腔,无人敢出声。

太阳毒辣辣地炙烤着大地,慕清沣却如坠冰窖,手足僵硬,连指尖都是冷的。

怀里的人微弱地呼吸着,几乎感受不到他胸膛的起伏,苍白的脸上笼着一层将死的黑气,唇色由青白渐渐变为淡紫,这是毒.药扩散的症状。

李至善是脚不沾地被两个暗卫架过来的,他第一次体会了一把飞的感觉,胡子眉毛凌乱地粘在汗湿的脸上,极其好笑、狼狈。

双脚落地的瞬间,他老而不昏的眼睛立刻看到了跪坐在地上的慕清沣,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,是熟人,一颗提在嗓子眼儿,还以为老命不保的心,这才放下来!

慕清沣抬起头来,淡淡地说道,“李大夫,他中毒了。”

李至善手指搭在顾少白腕脉上,不一会儿,他就收了手,不说病情,却望着慕清沣问道,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慕清沣无心再隐瞒,“本王,当朝沂亲王,慕清沣。”

李至善听了,并没有惊慌之色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“我说呢,这毒霸道得很,你必是给他服了什么灵药,否则,小老儿来了,应该看到的是一具尸体。”

“不过,你给他服的药虽千金难得,却也只是延缓毒发而已,这毒棘手得很,我只能尽力而为……”

慕清沣忽然打断他,“尽力就好……”

他一招手,羽十三立刻走至近前,单膝跪下。

慕清沣道,“除了你,其余人都留下,送李大夫与他回医馆,护他二人周全。”

一名黑衣人背起顾少白,李至善也随着正要离去。

“李大夫”,慕清沣忽然又唤住他。

李至善回过头来,“王爷还有什么吩咐?”

慕清沣顿了顿, “请您一定要救活他,如果他能活下来,本王一定重谢!”

李至善望着他,这个人,与前两日那个阿成,就像截然不同的两个人,此时的他,周身散发着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,如同雄踞于山崖上的鹰,眼锋锐利、冷僻孤傲。

目光里却透着难以掩盖的不舍与恳切!

李至善点点头,又被两个黑衣人托着飞走了。

风声掠过耳际,他想,这副老骨头很快便会散架了。

羽十三牵过两匹马,慕清沣与他一起翻身上马,飞奔的马蹄踏起一溜烟尘,直奔荆阳县而去。

一路走,一路听羽十三汇报。

果然,羽十三带着暗卫刚出镇口便遇到劫杀,来人虽也出手不俗,却还不及拦截慕清沣这行人,目的显然只是拖延时间。

只是,他们始料未及的是,慕清沣的武功已臻化境,车轮战术居然未能奏效。

慕清沣暗暗心惊,李至善的儿子在街头大肆搜查,只是要逼出他而已,而谋杀早已张网以待,甚至,料定了他为了顾少白会舍掉大路,改走水路。

他冷笑一声,好,葛春晖,好计策,只是不知道,本王撒的这张网,你能否逃得掉!

慕清沣这张渔网的关键人物“鄱阳王”萧朝训带着一万人马,如约隐藏在荆阳县郊的一处小树林内。

萧家祖上,以开国之士封异姓王。萧朝训年近五十,助先帝平叛东线小国之时,其独子阵亡。之后,东境战事了却,萧朝训哀伤难抑,自请归乡,先帝便赐其封地“鄱阳”,并许其一万私兵。

他也是本朝唯一一位降旨许其在封地豢养私兵的臣子。

此时,他正坐在大石上,思索着前日沂亲王黑衣暗卫带来的手书。

手书上盖有沂亲王的印章,聊聊几句,并不详尽,只是要他带兵在此等候。

于是,他就来了。冒着未经圣旨私离封地的大罪,不为别的,只因为那个人是沂亲王。

战场上救过他的沂亲王。

当年东境一役,萧朝训因独子阵亡,怀必死之心与敌军绝战于索陵溪。

那一役,血流成河,双方都死伤惨重,而他硬是拼着两败俱伤,也要斩敌首于马下。

正当他一刀捅进敌首的胸口之时,敌首的剑也堪堪到了脖颈,避无可避之时,一人从天而降,格开了那把差点送他进鬼门关的剑。

来人,正是十七岁,还略显青涩的慕清沣。

那是他第一次主动请缨上战场,敌将授首,他们赢得了关键性的一役,从此势如破竹,叛国臣服。

慕清沣临走,只留下一句话,“萧小将军征战沙场,马革裹尸,是战将应有的殊荣,您若是一意求死,岂非寒了他九泉之下一颗欣慰满足的心?”

一条命、一句话,一生知己!

作者有话要说:

多多留言啊!亲们!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

推荐小说

  1. [古代言情] 星际策划,日入十亿【完结】
  2. [古代言情] 我在星际复兴魔法【完结】
  3. [古代言情] 渣了雌君后他疯了[快穿]【完结】
  4. [古代言情] 夫郎有点甜【完结】
  5. [古代言情] 穿越之暴力修仙【完结番外】
  6. [古代言情] 阮亲王的淘宝店【完结】
  7. [古代言情] 女装大佬荒野求生记[种田]【完结】
  8. [古代言情] 女装招惹龙傲天后【完结】
  9. [古代言情] 大师兄坠崖以后【完结】
  10. [古代言情] 万兽易主[基建]【完结】
  11. [古代言情] 怪异事件簿【完结】
  12. [古代言情] 栖兰台歌【完结】
  13. [古代言情] 全息小饭馆[美食]【完结】
  14. [古代言情] 我在星际神话复苏[星际]【完结番外】
  15. [古代言情] 第一宗门系统【完结】
  16. [古代言情] 殿下来自古代【完结】
  17. [古代言情] 至高巫师[西幻]【完结】
  18. [古代言情] 陛下有所不知【完结】
  19. [古代言情] 用偶像系统在古代登基了【完结】
  20. [古代言情] 日东月西之处【完结】
  21. [古代言情] 关于我在恋综暴富【完结番外】
  22. [古代言情] 前桌的修仙秘密【完结番外】
  23. [古代言情] 家里有皇位要继承
  24. [古代言情] 破阵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