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必读小说>穿越重生>大明:我截胡孙若微,朱瞻基傻了> 第83章 好似那西门庆扛着那潘金莲

第83章 好似那西门庆扛着那潘金莲

    杭州府。

    在经过了几天的努力之后,他们也终于是盘算清楚了,这些年浙江布政使司贪污的粮饷。另外,也查出来了一大批的商人!

    朱瞻墡很清楚,大明的商人都不是什么好鸟!首先就是晋商,靠着卖国,成为了大清的皇商,这真是没皮没脸!要不然,为什么商人的地位低下呢?

    另外,就是江南等富庶地区,他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财团,东林党!这可是开创了历史上商人控制朝廷的先例,最可恨的是,他们降低了商业税,提高了农业税!

    这个王八羔子,资本主义萌芽的确是东林党里面出现的,那又能怎么样?这帮人太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,还有在沿海的一些海贸商人,他们有的是匪徒,有的是商人。这帮人,到了明末,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,最后还不是投降了大清。

    从历史的轨迹是可以看得出来,商人,从来都不在乎自己处于哪个一个国度。他们只需要,保全自己就行。皇帝换了,我可以继续赚钱,那就没问题。

    可,商人的确是在明初的时候,地位不高啊,就比奴婢高一个等级罢了。

    问题出在哪里呢?

    大明想要发展,就必须要发展经济,商人,也会自此壮大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是避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朱瞻墡叹了一口气,这些商人杀吗?肯定是要杀的,那到底要不要全杀了?

    这个倒是有点麻烦。

    他找到解缙和周忱,讨论着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“两位大人,你们觉得,这件事该如何?”

    解缙看了一眼,说道:“我以为,要杀,杀他们的头头!”

    周忱也说道:“要杀!但皇孙,抓几个典型就好了,其余人,我们罚他们钱!如此,可以充当国库,还可以让他们有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朱瞻墡他是想要杀的!

    可是仔细想想,这个是真的没办法实现啊。商人,是管不住的,一批人倒了,还会有另外一批人起来。

    那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菜市口。

    朱瞻墡特意抓了五个商人,准备将他们斩首示众,另外,对他们也进行了罚款,希望其余人可以引以为戒。

    他这次,并没有做的太绝,这些商人的家人,并不会受到什么刑罚。

    他们的后代,可以继续选择经商。

    “各位,上路吧!”

    “谢,皇孙!”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几位商人竟然感谢他。原因也很简单,这要是放在以前,他们的家人也会受到连累,宗族亲人也说不定会被流放。

    商人本身地位就比较低,这次,真的是宽宏大量了。

    人头落地,留了个尸体。

    朱瞻墡他也对着在场的人大喊道:“我知道,你们当中有商人,有百姓,但请你们记住。凡是胆敢触犯律法的人,必须要得到相应的制裁。”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朱瞻墡就离开了。他想要进行一系列的改动,这难上加难啊。

    税收!就是一个大难题。

    明朝的税收,一般都是来自于农业税,工商税,以及朝廷控制的盐茶等等。

    这其中,农业税还是占了大头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朱瞻墡本来是自己一个人待在衙门里的,等明天,就要出发回去京城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想着,现在他是孤身一人,旁边也没有个人管。要不,去勾栏听曲如何?反正晚上也无聊,而且,他也一直都没有去过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他年纪小,才十来岁。可这也不影响,他早熟!对,早熟,长得成熟!

    趁着夜色,他悄咪咪的换了一身衣服,翻墙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这杭州府最大的青楼,翠英楼。

    青楼门口,一眼望去,那到处都是莺莺燕燕,招客的姑娘们,她们一个个把自己打扮的妖艳无比,嘴里喊着:“大爷,快来玩嘛,来嘛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,快来玩嘛。”

    朱瞻墡承认自己心动了,这么良好的行业,为什么就变成了隐秘的呢?

    姑娘们,她们也交税啊!

    痛心疾首!

    无奈地抚了抚额头,朱瞻墡他走了进去,一位身穿桃红色长袍的女子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,用那东西蹭了蹭,好像是棉花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这地方,是你能来的吗?你有钱吗?”

    朱瞻墡冷哼一声,“你看不起谁呢?大爷我,不差钱。”说着,他从拿出了一个香囊,里面全都是沉甸甸的银子。

    这下,女子惊了,笑的花枝乱颤,“爷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朱瞻墡当即答应,心也跟着扑通起来。不知这青楼里面的技术,是不是跟某个电影里面演的一样?还有,他好像很长时间都没有做那个了。

    美人,爷来了,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就在朱瞻墡畅想今夜之际,忽然,一道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。一个玉手,揪住了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你,要去青楼?”

    这熟悉的,冷冰冰的话语。

    朱瞻墡他愣住了,急忙转身一看,是她,是大半年没见的雨棠姐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雨棠姐姐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朱瞻墡一把抱住了她的细腰,那叫一个情感饱满,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“我,顺道来了这边。今日听闻皇孙在杭,就想远远地看你一眼。没想到,你来到了这青楼。”

    嘿,好家伙。

    刚想要去一次青楼,还被柳雨棠给逮住了。

    “雨棠姐姐,我想你。”

    柳雨棠笑了笑,“我,不想你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感觉现在站在他眼前的雨棠姐姐,语气变得很温柔。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以前的她,说话都是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她的笑容,依旧是那么的美。

    “雨棠姐姐,既然你来了,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朱瞻墡就一把扛起了柳雨棠,快速的离开了这里。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劫持了哪家的良家妇女呢。

    这小腿跑的,就好像是西门庆扛着潘金莲在街上跑一般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干嘛啊你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放开我。”柳雨棠有些急切的打着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不放,好不容易相逢了,怎么能放呢?”

    朱瞻墡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啊。

    不知道雨棠姐姐是怎么回事,这短短半年,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,难不成是以前跟着他师父那个大老粗,不怎么说话造成的?

    “你越反抗,我越兴奋啊,哈哈哈……”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