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必读小说>都市情感>九州禹瓶> 第二十五章但我可以替他教训你

第二十五章但我可以替他教训你

    “我有点想揍你了!”启对着年轻的夏后说道,虽然他并听不见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是第几代夏后,但作为启的祖先,也实在太窝囊了,一点也没有做掌权人的自觉和霸气。

    同时,启对这个权臣姒一也强烈不满,造反夺权也这么墨迹,毕竟都是姒家的祖先,启也不知道最后结局如何,启要做到不偏袒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启也看不下去了,决定去别的地方再看看,刚才获得了一个重要消息,姒魁已经把申无抓住了,正在押送回来的路上,等回来之后再过来看吧。

    启在闲逛着,心情却越来越沉重,之前一直萦绕在自己脑海里记忆越来越清晰,看着眼前的夏朝皇宫特别眼熟,就连眼前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,仿佛来过了很多次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启很难受,也让启很纠结。很早之前就有人曾经说过,说启其实是转世重生,就是和他同名同姓的夏朝第二位夏后姒启,但启并不接受这种说法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启也是刻意回避,所以每次和别人介绍时,也是说名不说姓,也要求别人称呼他启即可。

    但启也知道这是自欺欺人,尤其是随着实力的不断提升,这种感觉越发强烈,脑海中觉醒了一些记忆,而这些记忆都属于夏朝姒启的的。

    而且最让启害怕的,其实是和徐闭月的第一次见面,这也是启一直深埋心底的秘密。因为那次,启脑海里多了很多东西,都是姒启关于他爱妃徐妃的记忆,而偏偏徐闭月就姓徐。

    那种撕心裂肺的爱意是骗不了人的,就是那种千年未见的思念之痛,启在那一刻就知道,自己已经和历史中的姒启无法分割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来到这以后,那种与生俱来的记忆更加清晰了,既然不能拒绝,那就接受吧。

    逛着逛着启便来到了皇宫里的祖庙,启直接毫无畏惧的就去了,看着上面供奉的排位,位于第二就是姒启。

    此时启却心态平和了,不喜不悲,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里地位特殊,一般情况下没人前来,所以启就这么一直站着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直到第二天也还是一句话不说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申无被姒魁押回了阳城,跪在议政殿的门口,双手被绑在身后,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半死不活了,要不是因为一口冤屈在胸口憋着无法释放,不然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本来早就该回来了,也是因为找遍了申无的府邸,也没找到扬州瓶,无论怎么拷打申无,哪怕把申无的家人当着申无面残忍杀害,申无也是闭口不招,拒不交代。

    年轻的夏后看到申无的惨状也是于心不忍,想亲口劝说让申无尽快招了吧,早点解脱算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幕启,也是失望的摇了摇头,一个国家的君主做到这份上,也活该被权臣欺负,居然想的不是为自己的臣子主持公道,而是认命了。

    同样失望的,就是申无了。他是被逼反的,强忍着失去一切失去家人的痛苦,就是想回来亲口告诉自己的君主,要把扬州瓶的下落告知自己的君主,就可以让年轻的君主掌握更多的实力,可以更早摆脱任人摆布的局面,结果换来的是更大的心死。

    申无失望的闭上了双眼,留下了两行血泪。启十分心痛的蹲在申无身边,轻声说了一句:“放心吧,扬州瓶无事,在我手里呢,神州一切安好!”

    而申无仿佛听到了一般,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笑容,然后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但启现在不知道该咋办了,现在已经知道自己是借助扬州瓶神秘的力量,来到了这段历史,也亲身经历了扬州瓶丢失前的历史,但咋返回现实世界啊?

    昨晚上在祖庙之中,启也并没有纯傻站着,试便了所有方法,都无法离开。还以为今天见到扬州瓶后会触发什么机关一类的,就可以回去了,结果扬州瓶下落不明了。

    不是启不想去找找试试,实在是实力不允许呀。现在这种状态,想独自在扬州那么大的范围没翻找,那得找到猴年马月去啊。更何况姒魁带着大军都没找到,自己凭什么可以找到,真以为是小说的主人公啊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申无死了,也就散了,姒魁被命令接着寻找扬州瓶,掘地三尺也要找到。启无奈的坐在殿前的台阶上,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“申无啊,你真是害死我了,早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,就应该问问你瓶子在哪了,我回不去咋办啊!”启欲哭无泪的说道。

    可惜并没人回应启的问题。启无奈的看着天空,算了一下时间,自己来到着已经六七天,也不知道外边怎么了,自己和宇文柔约定的时间也超了,估计她们都着急了吧,尤其是徐闭月,不管和徐妃到底有没有关系,但依旧是启真心喜欢的人,并不想让徐闭月担心。

    可是有什么办法可以迅速找到扬州瓶呢,而且还是在强敌环绕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不对,如果这里是真实的时空,那么无论如何也是找到不到扬州瓶的,因为它在我手里,而我是存在于几千年后的时间里!完了,玩大发了,回不去了!”启突然想到,边的更加沮丧了。

    “死马只能当活马医了,也只好如此了!”启突然想到一个可能,决定去试试。

    启出了阳城,按照现世的记忆,在距离阳城的不远处,大概100里的地方,有一个天然山洞,那里夏朝时期基本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,不像现在,因为一个洛城石窟人山人海的。对于现在状态下的启是十分安全的,不怕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来到山洞后,启坐在地上,不断回想当日自己在沙漠底层房间中的状态,不管是坐姿还是心态,都仔细回想,力保找到一摸一样的状态,也许就可以找到共鸣,就可以回去了。

    同样也是摒弃一切杂念,放空大脑,双手保持握瓶的姿势,然后静静地坐着。

    维持这个状态两天,启终于感觉到了一点变化,感觉自己的丹田有一股暖流,双手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东西,应该就是扬州瓶了。

    但启还是不敢动,怕打乱了这个节奏,让好不容易才有的感觉轻易消散了。

    同时启现在心中不断默念,也是尝试和扬州瓶对话:“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,有很多委屈,不过既然你到了我手里了,我就不会让你再度蒙尘,因为我是启,独一无二的启,永远保持真我的姒启!”

    扬州瓶居然真的有反应了,出现在了启的手中,于此同时,启的脑海之中也出现了无数的记忆碎片。

    申无自知自己时日无多,便把扬州瓶寄托给了自己最信任的部下,带着扬州瓶逃脱了。如果申无不幸遇难,而且君主无能,这个部下就要带着扬州瓶从此隐姓埋名,直到明君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可惜夏朝也是巅峰已过,一直在走下坡路,随着这个部下几代人的传承,后人也渐渐忘记了最初的使命,也只把这个扬州瓶当成了普通传家宝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王朝不断更迭,守护扬州瓶的家族也是经历过辉煌,也经历过没落,最终还是遗弃了。

    后来扬州瓶出现在了许多人手中,当过花瓶,当过粮罐,当过水瓶,也被人收起来当宝贝过,但更多的时间是存在于暗无天日的泥土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知道,它曾经的辉煌,也没人能够真的理解它使用它。而它却承载了无数人的悲欢离合,变的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最后,扬州瓶跟着一个躲避战乱的渔民,最终流落在了东南亚的一个小岛上,陪着一个渔民走完一生,一起被埋到了土里,直到现在才再次出现,到了启的手中。

    启缓缓睁开了眼睛,摸着扬州瓶,已经完全和扬州瓶感同身受了。扬州瓶似乎也是因为找了知己,显的特别兴奋,也给启回馈了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能量透过瓶身,滋润着启的丹田,让启的身体也逐渐变得凝实了起来,而且实力也在突飞猛涨,估摸着已经到了遁一境中级,但想到圆满还有很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而启气息上的变动,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,比如姒一和姒魁,还有年轻的夏后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因为扬州瓶,在没有刻意的遮掩下,姒家血脉有着对九州禹瓶特殊的感应。

    所以姒一和姒魁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启藏身的山洞。

    当然了,启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,再次感受到力量的启,露出了久违的轻松与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你,前几天在大帐中偷窥的那个人!”姒魁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真的发现了啊!我还以为是错觉呢!”启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为什么在这?扬州瓶为什么在你手上?”姒魁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下子问这么多,我该先回答哪一个呢!”启故作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血脉也是姒家的,你是谁?交出扬州瓶,我既往不咎!”姒一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怕说出来吓死你!”启夸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,不废话了,既然不说,那就去死吧!”姒一失去了耐心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刚说完,姒一和姒魁就一起对启动手了,一点也不念及同样的血脉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我叫姒启!虽然我不是他,但我可以替他教训你!”启对着姒一和姒魁说道。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