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反击

李总诧异了一会儿,很快挑眉:“哦?不知道雨诺想让我帮什么忙?”

秦雨诺指指那边仍然在嘻嘻笑笑的女人,道:“那边啊,是我的姐姐,你去请她过来好不好?”

李总挑眉:“是吗?既然是你姐姐,为什么不自己去叫?”

秦雨诺赧然一笑,有些烦恼地,“我和姐姐最近吵架了,我怕我去请她,她会不开心,所以……”

灯光下的秦雨诺皮肤光洁细腻,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在精心打理的卷发下,显得更为美艳动人。一身暗色的小礼服露出精致的锁骨,白皙的长腿,只是站在那里,就显出几分诱人的气息。

此时美人一脸烦恼的模样让人十分怜爱,直想好好宠溺她。

李总的喉结不禁滚动了一下,就在此时,秦雨诺又加了把火,凑到他的耳畔,暧昧地吹了口气:“就帮我这个忙吧,以后,随你怎样。”

这一下,受了美色诱惑的李总智商完全下线,二话不说就去找了秦雨诺所指的那个女人,也正是刚才说秦雨诺八卦说得最开心的那一个。

秦雨诺勾了勾唇角,走到不远处一个正在挑选沙拉的贵妇人身旁,装作不经意地和她取了同一盘水果沙拉。

贵妇人惊了一下,随即优雅地笑道:“你先拿吧。”

秦雨诺惊了一下,怯怯地望了她一眼,眉眼一弯,笑着,“姐姐,你先吃吧,我不饿,就是有些无聊。”

贵妇人立即对这个单纯可爱的小女孩产生了好感。她的丈夫去和人交际了,她又和这些名流不熟悉,无聊之下只得在这里挑东西吃。

这个小姑娘倒是让她想起了家里十岁的女儿,顿时温柔了起来:“没关系,这里还有很多沙拉。”

秦雨诺拿起沙拉,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,一个服务生走过来,撞了她一下,秦雨诺立刻被撞倒在地,掉出来一个小纸团。

服务生连连道歉,贵妇人也连忙把她扶起来,无意中看到那纸团居然是自家丈夫的名片,惊讶道:“你和我家那位见过了?”

秦雨诺疑惑道:“什么?”

“就是这位呀,”贵妇人指了指纸团上的名字,道,“我是他的夫人。”

“夫人?可是他现在和她夫人在一起呀,”秦雨诺更加困惑了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她,“他还说,回去就给她送一副项链呢,我以为是夫妻才会这么亲密……”

秦雨诺似乎刚刚才反应过来,自己也许说错了话,连忙掩住小嘴,尴尬地笑了笑,“没什么,可能是我听错了……”

李夫人的脸色已经极其难看了,压抑着怒气冷静地,“他在哪里?”

秦雨诺随手指了指方才来的方向,就见李夫人气势汹汹地去了。秦雨诺收起可怜兮兮的表情,满意地露出微笑,躲到一个没什么人关注的角落看好戏了。

李总才不过三十来岁,自以为风流倜傥,竟然随意就将秦雨诺给迷住了。

见到那个秦雨诺所言的姐姐时,他立刻以为自己的魅力仍然能够奏效,谁知道那个女人一脸防备的模样,还说自己的妹妹根本没来,他有些不耐烦,一抬头,却发现秦雨诺不见了。

他本以为这是秦雨诺的脱身之计,谁知道,接下来迎接他的,竟然是自家夫人的巴掌。

宫家的宴会上大多是达官贵人,这下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主办方当然不能接受,立刻请闹起事来的几个当事人出去,不论对错,以后一律不得进入宫家宴会。

这一下,这个李总和之前聊八卦的女人就都被赶走了,真是叫人痛快。

秦雨诺欣赏了一会儿自己主导的戏,趁着一片混乱,悄悄从人堆里跑了出去。

她悠然地拿起一杯酒,喝了一口,惬意地眯起眼睛。

她来之前就做过功课,基本上到场的所有人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她都背过,本来只是为了防止自己出丑,没想到还起了这么大的作用,这倒是她没想到的。

“韩夫人还真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呢,真是让人意外。”冷不丁地身边响起一个声音。

秦雨诺吓了一跳,一转头,竟然是这场宴会的主角,宫羽落!

宫羽落英俊的面容仿佛永远覆盖着一层霜,冷冰冰的,无法融化,却给他原本就很出色的外貌增添了令人窒息的气息。

秦雨诺立刻换上完美的笑容:“宫少爷在说什么?我听不太懂。”

宫羽落只是勾起唇角,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。

秦雨诺当然马上就联想到刚刚自己所做的事情,恐怕是被宫羽落看到了。不过那又怎样?不过是惩罚一些该罚的人,她从来不是这么软的柿子,可以任人拿捏。

她笑了一声: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宫少爷,你说是不是?”

宫羽落看了她一会儿,直到秦雨诺有些发毛了,才忽然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,举着杯子,隔空做出碰杯的姿势,离开了这里。

秦雨诺看了着他的,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香槟。

很快她就将这偶遇抛在了脑后,她想要做的事情可多得很,这一个晚上虽然短暂,但是能够给她的机遇却是数不胜数的。

跟在韩振越身后固然能够更加顺利地打入这个圈子,可无疑也会给自己打上一个“韩氏”的印记,这可不是她想要的。

虽然现在她的身份依然是韩家的少夫人,但是能够独立交际就代表着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而不是今天韩振越带来的女伴而已。

和宫羽落结交固然好,但是和这种大少爷相交只能看缘分,可不是你说想要和他成为朋友,人家就会赏给你脸的。

像只花蝴蝶一样婉转翩飞在宴会的每一个角落,秦雨诺竭尽全力想要给自己营造一个更好的人际网,只求日后脱身的时候能够得到更多的助力。

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秦雨诺回头,只见韩振越正低着头看她,一双眼睛在宴会昏暗的灯光之下,显得格外深沉,仿佛蕴着说不尽的情意。

秦雨诺不禁有些发愣,很快回过神来,笑道:“有些累,休息一下。怎么,要回去了?”

韩振越带起一个笑容,道:“觉得没什么意思的话,回去好了。待会儿我们和主人说一声就好。”

秦雨诺点点头,跟着韩振越回了家,回到家里,她方才松了口气,自然地躺在沙发上。

韩振越走过来,单手撑在她的上方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:“累了?”

秦雨诺因为这样的姿势有些窘迫,咳了一声,“嗯,不习惯这样的场合。”

“多去几次就习惯了,”韩振越一只手绕着她散下来的发丝,唇角带着笑容,“今天你的表现不是很好?”

秦雨诺见他毫无压力地开始捏她的脸,顿时心头一跳,不禁有些慌张,低声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韩振越一双黑眸里的温柔几乎能够溺死人,他压低了声音,在她的耳畔低低轻语:“今天你很漂亮,看见你出来的时候,我就后悔,为什么不干脆把你绑在家里。”

秦雨诺的脸腾地一下全红了,平日里的伶牙俐齿不见了踪影,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,呆呆地看着他。

韩振越微微眯起眼睛,面前的女人穿着小礼服,明明是端庄的模样,头发却有些散乱,毫无防备地躺在沙发上,一双水亮亮的眼睛里写满了显而易见的慌乱。

韩振越深吸一口气,起身去了浴室,道:“去把妆卸了吧,有点花了。”

秦雨诺:“……”

好,她算是知道了,什么才叫做破坏气氛小能手。

秦雨诺挫败地发现,韩振越竟然开始喜欢上了调戏她的游戏,并且乐此不疲,花样层出不穷,并且几乎每一次都能够让她面红耳赤。

这个发现让她又恼怒又无奈。

秦雨诺自然不知道,其实今天晚上还算是平静的,第二天,才是真正不平静的开始。

秦雨诺刚刚到了公司,就看见下面有一辆亮红色的卡宴,秦雨诺看了看自己的小别克,心想究竟是什么人来了。

一上楼,就听见公司的小职员们在说个不停,她这才知道,来的人竟然是秦玉冕。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