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必读小说>古代言情>凤归巢:相女有毒> 第13章 回府

第13章 回府

“将这壶茶水送给与我同行的公子,就说我感谢他的谢礼!”说着,拿出一角银子递过去。

“我能借用贵店的厨房一用吗?”

小二得了银子,满心欢喜,端着茶壶,引着陆贞贞去了后厨。

她不太擅长厨艺,拿手的点心倒是会几个,也是从宫中呆了多年的掌事姑姑那学来的。

她借用客栈的厨房做了一匣子福寿糕,在活油面时,加了一滴稀释过后的灵泉,这东西她有大用处。

找了纸匣子装好,看了一眼楼上,偷偷从客栈后门雇了一辆马车离开。

司徒琰正在听回来的墨羽汇报流民的事,这些人都是来自并州,并州去年在秋收之时,连下了七日大雨,才收上来的稻谷还没晾晒就全部毁了。

朝廷有发赈灾粮,也有减免并州的税收,可是还有大量灾民无法过日,涌到外地乞讨。

“刚刚接到消息,是并州太守侵吞赈灾银两,用粮仓陈米加杂碎石麦麸来针剂灾民,到了初春,又没有下发春种种粮,百姓活不下去了,这才外出逃荒。”

司徒琰惊愕起身,拿起桌上的字条反复又看了两遍,他虽为锦王世子,也是江湖狱督门,人称百面郎君百晓生。

所以,他并没有骗陆贞贞,只是身份众多而已。

“如此大的事情,门中为何查问才报?”

墨雨从怀中又取出一封信,“这是属下一个时辰前得到的密函,张盛侵吞赈灾银知所以被隐瞒的如此彻底,是因为去年冬他才将自己的一个庶女嫁进京都。”

司徒琰已经快速浏览完信上所说,将信纸重重拍打在书案上,“好一个狡猾多端的并州太守,一个区区六品官,明里与张中一同投靠秦阁老,暗地里又将女儿嫁给陆相。这两在朝中水火不容,他却两头拉拢,难怪能将赈灾银贪墨一事瞒得天衣无缝。”

墨羽迟疑一下,又道:“张盛所嫁庶女在家中并不显眼,也无人关注此事,但门中查出,此女嫁进相府,陪嫁嫁妆竟足足有五万两白银。”

“五万?”

司徒琰冷冷一笑,“他这是打着嫁女的幌子,暗中贿赂。张盛与张中是同族亲兄弟,张中的女儿早五年前就为康王生下一子,谁不知张家兄弟是康王人。陆相同意娶张家女,看来是想做墙头草,在康王与父王之间摇摆不定了。”

他在房中踱步,原来陆贞贞的话并没有骗他,看来陆震生这只老狐狸,是觉得康王更有胜算,所以想取消两家亲事?

墨玉见世子脸色难看,出声,“爷,您有什么打算?”

“叫纪怀康写奏折,直接在朝堂上参张盛,我看他陆震生保不保此人。”原本他不想参加陆老太太的寿宴,送一份贺礼过去就算给了天大的情面,如今他倒要去坐坐,看看陆震生给他安排了谁家闺秀,来爬他的床了。

这时,店小二敲门,他让墨羽退下,亲自开门,看了一眼外面。

“客官,这是与您同行的姑娘沏的茶水,让小得代说,谢谢您一路相互。”

司徒琰嘴角勾了一下,将茶水接进来,这几日喝小丫头泡的茶,不知是不是心里做用,总觉得这茶水能消除疲劳,还没有一次如这次这般赶路,没有觉得疲惫过。

卸掉面具,给自己倒了一杯,茶水入喉比平日里喝的要难喝许多,他想着,可能是茶叶的问题,客栈拿不出上等的古丈毛尖也是有可能的。

茶水入喉,以往的神清气爽不见,忽生困顿,走到床边,直接睡了过去。

那边,陆贞贞独坐上马车,在天近黑沉下来,终于进了京都。

挑开车帘,古朴又凝重的大字落在城门上,景曜门。前世,她就是从这座门进的城,却也被逼死此门前。

车夫在此时问她,“姑娘入城,还要继续走吗?”

“就近找一家客栈停车就好。”

车夫应了一车,马车动了,带着她前世的所有仇恨,再次踏进景曜城。

天都城,我陆贞贞又回来了。

一夜休整,陆贞贞一身素色春衫,身无长物出现在陆府朱漆大门前。常言道,宰相门前九品官,她一身粗鄙服侍,一看就是乡下来的穷丫头,往那一站,立即有门卫前来轰她。

“哪来的穷要饭的,宰相府门前也是你能站的,滚滚滚!”

陆贞贞出手就是十两银子,大方的与她穿着完全不符。

“小哥哥,我是这府里的三小姐,陆贞贞,还请通传管家,让他前来接我入府。”

那守门的眼中露出惊诧,他以为是哪个下人的穷亲戚来寻亲的,还打算收了银子帮着通传一二,没想到是相府内的三小姐。

他上上下下打量陆贞贞,陆贞贞也在打量他,从这人眼中读出一道非常有用的讯息。

门卫:“梨庄那边不是传回来信说三小姐病重,暂时回不得京吗?为此连威武大将军的接风宴都错过了,陆相还说三小姐上不得台面。府里全都说三小姐是个没福气的,这么好的翻身机会,就让她自己病过去了。不但如此,大夫人才搬出西院,回到肃清苑,人就病了。还有人说是三小姐克的,她就受不得至亲过得好。不然,这么多年在西院受苦人也没事,好不容易要享福了,这人就病了……”

陆贞贞别开头,眼底赤红,氤氲的泪水被她生生逼下去,原来她紧赶慢赶,母亲已经病了,只是没想到,舅舅回来这么早。

看来前世五月才将她接回来,生生晚了一个月,就是在等母亲病重。

“现在还不去传管家?”陆贞贞一改刚刚的小意,声音冷凝,语气中已经参杂了怒火。

迎三小姐入门是大事,迎不迎都不是一个小小门卫能决定的,这人飞也是的跑进府内,不到片刻,一名身穿灰鼠锦布长衫,头戴员外帽,一副精明干练的福德管家便走了出来。

陆福德、陆春德两人是亲兄弟,果然果家看到她时脸上没有半点诧异,抄着手,毫无恭敬之意。

“三小姐,您当真自己回来了?您这样无奴无婢跟随,实属有失大家闺秀的体面,夫人让您后角门入府,以免丢相爷的脸面。”

下马威啊,她堂堂陆家嫡女,竟想让她走后门!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

推荐小说

  1. [古代言情] 月澈倾帝心
  2. [古代言情] 大梁第一皇商
  3. [古代言情] 冷面神医的双面爹爹
  4. [古代言情] 状元郎总是不及格
  5. [古代言情] 摄政王今天退休了吗
  6. [古代言情] 攀龙附凤
  7. [古代言情] 玉阙秋
  8. [古代言情] 他们都说朕是暴君
  9. [古代言情] 当年万里觅封侯
  10. [古代言情] 正派都是魔鬼
  11. [古代言情] 副掌门
  12. [古代言情] 豆腐东施
  13. [古代言情] 有琴何须剑
  14. [古代言情] 神算四部系列二:好木望天
  15. [古代言情] 欲要进宫,必先自宫
  16. [古代言情] 别闹,儿臣正忙呢
  17. [古代言情] 我的小仙君
  18. [古代言情] 南北有相逢
  19. [古代言情] 重生之不良悍夫
  20. [古代言情] 影卫是种倒霉的职业
  21. [古代言情] 伴读
  22. [古代言情] 将军宠夫
  23. [古代言情] 万人迷反派重生之后[穿书]
  24. [古代言情] 听说我媳妇是男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