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必读小说>古代言情>凤归巢:相女有毒> 第08章 身份败露

第08章 身份败露

“老伯听错了,车内只有我一人。”

车夫老伯年纪有点大了,掏了掏耳朵,似乎也在怀疑自己的听力,看了一眼车内,的确没有人,这才转身。

“这家姓木,是这问村的大户,有空房子,这里的管家已经答应借给我们住了,不收房钱。小姐快进来吧。”

村里四周漆黑,陆贞贞抬腿跟着老伯向小门内走,心中隐隐有着不安。

姓木,不会那么巧吧?这会时辰已经不早了,不住在这里就只能在马车上过夜,她问。

“老伯,你有没有问,这户人家的主人可在?我们来打扰,是否要拜会一下?”

老伯一副你放心的口吻,“我们行脚的,经常找人家借宿,这户主人常年不回来,管家人好,小姐放心住下,您要是觉得不安,明早给管家一点银钱就行了。”

听到主家不在,陆贞贞这才敢往内走,她也累了,走了五里路才到流水镇,又坐了两个时辰的马车来到问村,全身无处不疼。

客房还算干净,陆贞贞几乎是挨了枕头人就睡着了。

这时,村子口被一排火把映亮,吵杂的声音惹得村里狗吠声此起彼伏。

木肖河迎着一人向院内走,一边问着管家,“今日村里可有人借宿,其中有一个年纪不大,眼睛很是漂亮的小丫头?”

管家的目光才往客房方向看了一眼,说一个字有……

木肖河带着人就往后跨院客房走去,“死丫头,敢暗算我,看你往哪跑。”

跟着他同来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四处找寻陆贞贞的陆春德,他猜到陆贞贞是独行回京了,他在流水镇找了一圈,遇到柳姨娘的表弟,二人一聊起来,就猜到了小丫头走的去路。

陆贞贞怎么也没想到,她不敢在流水镇住宿,还是被这伙人在问村给找到了。

房门砰地一声被人推开了,陆贞贞猛地起身,看到头戴鬼面的百晓生,没好气道:“你阴魂不散啊,大半夜你闯我卧房,你……”

陆贞贞话没说完,人像是被拎小鸡一样,就给抗了起来。

“不要出声。”

男人语气严肃,让她本能闭嘴,随后身体失控,人被带到院外的一颗茂密古树上。

她已经不用男人告诉原由了,因为一行人点着明亮的火把已经包围了她的小院,带头的二人正是木肖河和陆春德。

“他们竟然找到这来了。”

她以为至少要到明天,陆春德才会发现她不见了,到时她人走远,看他们还怎么抓她回去。

可是没想到,陆春德和木肖河是认识的,原来是她想错了,陆春德其实也是柳姨娘的人。她将视线落到正在往进搬运货物的马车上。

“百公子,你能帮我一个忙吗?”

司徒琰正一瞬不瞬地看着陆贞贞,这丫头很不简单,通长女子半夜看到他脸上面具,就算不惊叫,总会害怕。

可这丫头,只有怒气冲冲,现在还要求他办事!他故意将搂在腰间的手臂收了收,用调侃不正经的语气问她。

“可陆三小姐说,我们不是朋友,我救你两次,你都没说感谢我呢,又求我怕是不妥吧?”

陆贞贞没好气的晃了晃身子,这人太无耻了,明明不用抱得这样紧。可她一动,司徒琰借机松手,陆贞贞脚下不稳就要往地上栽。

要不是反应快,要不是地上的人正在将客房一间一间搜查,她绝对不会把嘴唇都咬破了,才制止发声,更不会主动抱住“狗男人”的腰。

她用控诉的眼神看向那张狰狞的面具,面具下的男人给了她一个无辜又遂你心意的眼神。

陆贞贞告诉自己不要发火,这些个江湖人就是这样,没底限、没原则。可这一次她死活不敢撒手了。

“我给你想要的,你帮我把那车货毁了。以百公子的本事,肯定能做到吧?”

司徒琰唇角勾笑,“坏事我可不做,这可是损人不利已的事。”

陆贞贞要不是怕自己摔下去,真想掐死他,这人的语气里明明是在说,你求我,你求得我开心了,我就帮你。

她想松手,又没勇气,一阵山风刮来,陆贞贞感觉整个树都在摇晃,下得她抱得更紧了。

少女娇软的身姿,柔和的体香,让司徒琰心池晃了晃,小丫头还这么小,人瘦得似一用力就能折断般,可该长的地方,一处都没忽略。

他喉结滚了滚,某种异样情愫升腾,想到马车上那个意外的吻,整个人都热了起来。

他轻咳!陆贞贞以为他在等着自己加筹码,眼看那车货就搬完了,那些东西不知有多少是要送到京都给柳云枝的。让那个贱人拿着这些奇珍四处打点关系来给她们母女找麻烦,不如现在就掏了她的底,来个釜底抽薪。

“这样,只要你肯帮我,日后只要是你用药,我每个月无偿送你一瓶。”

陆贞贞话落,男人果然意动了,可是他站在那还是没有动,只是用他那黑洞洞的面具看着。

陆贞贞心中暗暗咬牙,“三瓶,不能再多了。我的灵泉水不但对外伤有奇效,常久服用还可续命。你帮是不帮?”

司徒琰狡猾一笑,将人放靠在一颗主树干上,然后黑影一翻,人就到了村口那辆装有货物的马车后。

陆贞贞也不知他干了什么,那马就惊了,连车带货在院前横冲直撞了两下就跑进了夜色当中。

搬货的小厮喊着叫着冲进山里去追,院子空了出来,木春河这边没找到人正准备发火,听到东跨院的动静只高喝了一声,“怎么回事?”

那边就起了火。

客院的人很快就退了,黑影一闪,跃上树来到陆贞贞面前,“可满意?”

陆贞贞看着那火只在几熄就烧红了半边天,对这个男人的能力惊讶不已,她点了点头,很诚实道。

“你很厉害。”

司徒琰见她的小表情里带着崇拜,心神一荡,嘴角上翻,带着人落了地。

“木肖河这人难缠的很,过了今晚他还会继续找你,你雇佣的那车已经不安全了,是否和我同行?”

陆贞贞感觉自己被套路了,怎么一切都像是掌握在这个男人计划当中,如果她说不同行,等木肖河反应过来,以他和柳姨娘的关系,真追到她别说回陆府了,一定不会有她好日子过的。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

推荐小说

  1. [古代言情] 月澈倾帝心
  2. [古代言情] 大梁第一皇商
  3. [古代言情] 冷面神医的双面爹爹
  4. [古代言情] 状元郎总是不及格
  5. [古代言情] 摄政王今天退休了吗
  6. [古代言情] 攀龙附凤
  7. [古代言情] 玉阙秋
  8. [古代言情] 他们都说朕是暴君
  9. [古代言情] 当年万里觅封侯
  10. [古代言情] 正派都是魔鬼
  11. [古代言情] 副掌门
  12. [古代言情] 豆腐东施
  13. [古代言情] 有琴何须剑
  14. [古代言情] 神算四部系列二:好木望天
  15. [古代言情] 欲要进宫,必先自宫
  16. [古代言情] 别闹,儿臣正忙呢
  17. [古代言情] 我的小仙君
  18. [古代言情] 南北有相逢
  19. [古代言情] 重生之不良悍夫
  20. [古代言情] 影卫是种倒霉的职业
  21. [古代言情] 伴读
  22. [古代言情] 将军宠夫
  23. [古代言情] 万人迷反派重生之后[穿书]
  24. [古代言情] 听说我媳妇是男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