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必读小说>古代言情>唯卿不负> 第1章 孩子被抢

第1章 孩子被抢

太子府。

女子长发凌乱光着赤脚,抱着嚎啕大哭的婴儿穿行在花园之中,染在她白色亵裤上的鲜血还在顺着裤脚往下滴,看得人触目惊心。

“太子妃,你慢点。”

江若楚身后跟着的一群下人,唯有跑在最前面的粉衣女子急得掉眼泪。刚生产完的女人,连动一下都艰难何况是抱着孩子下床。

一路跌跌撞撞走到庆安殿门口,江若楚噗通一声跪下,“请禀报王爷,我诞下了小皇孙。”

侍卫走进屋内不足片刻,身着紫色蛟龙长袍的俊美男子便站在她面前,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如初见时那般光彩夺目。可如今,她却只能远远仰视。

萧寒居高临下俯视着跪在地上的女人,英眉不动声色的皱了皱,“你乃堂堂太子妃,竟然这般模样便来见本宫,该当何罪。”

“明日父亲便要被下令斩首,臣妾不得已才如此冒昧。臣妾已经诞下小皇孙,恳求殿下像之前承诺那般为我父亲向皇上求情。”江若楚紧抱着手中哭到沙哑的婴儿,额头紧贴地面行着虔诚跪礼。

微风拂过,穿透身上的薄衣,让她情不自禁的颤了颤。可苍白的脸上却满头大汗,犹如从水中刚捞出一样。

“定南侯意图谋反,明日便要斩首,本宫怎能帮得上忙。”萧寒负手而立,棱角分明的脸上尽是冷漠。

江若楚抬头又对着坚硬的大理石重重磕了一个响头,大声亢道:“求殿下看在孩子的份上,救救我父亲。”

“好。”萧寒薄唇轻启,吐出一个冰冷的字。

江若楚心中一喜,六年前,自己义无反顾将他从死人堆里背出来。舍生忘死的陪他在外漂泊两年,总归这个男人还是念了他们的旧情。

只是她脸上笑容还来不及浮现,就听到萧寒再度响起的声音。

“太子妃无德,不能照料好小皇孙,自即日起小皇孙交由宁妃抚养,直至成人。”

耳边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般,江若楚跪在地上浑身巨颤了一下,整个人僵在原地。

丫鬟上来抢走孩子,她才从游魂中惊醒,死死抱着孩子猛摇头哭泣,“不要,孩子是我的!”

抱着孩子来只是想向萧寒证明自己生的是男孩,却不料遭到这种对待。

尽管是习武出身,可现在的她因为刚生产导致非常虚弱,根本不是丫鬟的对手。

眼睁睁看着孩子自手中一点点脱落,她心痛到无法呼吸,对一个母亲来说,孩子就是她的命。

她急急跪走到萧寒脚下哭求,“殿下,所有的错都请施加在臣妾一人身上,不要伤害孩子跟我父亲。求你,将孩子还给臣妾吧。”

“错?”萧寒唇中蹦出一个冷冷的单音节,他扼住江若楚的下颚,冷厉的眸中带着浓浓怒意。

“你欠我的,岂是一个错字就能解决。若不是本宫即将登基,需要孩子稳住根基,你以为你凭什么怀上本宫的孩子。不想你父亲明日上断头台,今天之事往后休要再提。”

“我从来以你为先,怎么可能跟四皇子苟且,可你为什么从来就不信。”

孩子奴才交到赵沁宁怀里,那女人蛇蝎心肠,她万不敢将骨肉交给那样的人照料。

只是还未等她靠近赵沁宁,就被萧寒一掌击了回来。

身子硬生生被弹开数丈,她捂着胸口,喉咙一甜,猛吐出一口触目惊心的鲜血……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

推荐小说

  1. [古代言情] 月澈倾帝心
  2. [古代言情] 大梁第一皇商
  3. [古代言情] 冷面神医的双面爹爹
  4. [古代言情] 状元郎总是不及格
  5. [古代言情] 摄政王今天退休了吗
  6. [古代言情] 攀龙附凤
  7. [古代言情] 玉阙秋
  8. [古代言情] 他们都说朕是暴君
  9. [古代言情] 当年万里觅封侯
  10. [古代言情] 正派都是魔鬼
  11. [古代言情] 副掌门
  12. [古代言情] 豆腐东施
  13. [古代言情] 有琴何须剑
  14. [古代言情] 神算四部系列二:好木望天
  15. [古代言情] 欲要进宫,必先自宫
  16. [古代言情] 别闹,儿臣正忙呢
  17. [古代言情] 我的小仙君
  18. [古代言情] 南北有相逢
  19. [古代言情] 重生之不良悍夫
  20. [古代言情] 影卫是种倒霉的职业
  21. [古代言情] 伴读
  22. [古代言情] 将军宠夫
  23. [古代言情] 万人迷反派重生之后[穿书]
  24. [古代言情] 听说我媳妇是男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