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必读小说>游戏竞技>海贼之血手玛丽> 第九十三章:盛怒

第九十三章:盛怒

    “何其残暴……”

    玛丽站在大街上,鼻尖中不断窜出难以忍耐的死肉臭味。天气燥热,不过是几分钟,蝇虫就已经爬在了死尸身上。

    一条街上全是残尸断肢,内脏横飞倒挂,处处都熏蒸着灰黑色的鬼气。

    一眼看去,甚至看不到尽头,  就像是血肉堆筑了一跳路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些可都是平民……”

    玛丽俯下身来,手指微微触碰了一下一个死者僵硬的面庞。

    然后,拳头微微攥紧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气味好重……”

    安有些害怕地说道,小孩子的敏感程度很高。

    那股肉臭味儿让她感到非常不适。

    玛丽微微闭气,脸色变得阴沉恐怖。

    她看向大道上,一路碾压过去的痕迹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制造了这波可怕杀孽的人,最后是往13号红树区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睁眼,  不要害怕,  安。”

    玛丽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要带着你去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?”

    安有些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玛丽站起身来,身上阴沉的气势让苍蝇都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她的杀意前所未有的澎湃。

    “杀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不足惜的渣滓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死不足惜的渣滓!”

    草帽海贼团站在一条铺满了尸体的街道上,脸色阴沉得可怕。

    路飞微微按下了自己的草帽,一直以来挂着的乐天笑容完完全全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山治抽烟都有些呛到,猛咳几声后,怒然掐灭了手中的香烟。一双大长腿在没有沾血的石板上轻轻摩擦。

    索隆闭着眼睛,看似平静。但他手上握着刀柄的手指指节已经渐渐发白,三把刀都微微出鞘,寒光迸射。

    乌索普和娜美两人都是脸色发白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,也不知道是因为恐惧,还是因为愤怒。

    弗兰奇拧动自己的拳头指关节,一张刚硬的脸上此时隐隐有压不住的怒气升腾。

    布鲁克轻轻地敲动自己的杖剑,白骨的夹缝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多年来从没见过这种……”

    布鲁克说到一半,  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而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弯着腰,  抚摸着一个孩子已经渐渐僵硬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人人死而平等,  生亦然平等。”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大海上能有多少人明白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“合一弦……不要太冲动!”

    索隆开口提醒道,  “敢在香波地群岛上这么干的,不会是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冷静。”

    合一弦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合一弦在旅途加入了草帽海贼团,作为一个【医生】。

    航行路上,虽然失去了一个医生,但是又得到了一个医生。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历史的车轮吧。

    草帽团中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,但是他高超的医术、儒雅的性格都让人颇有好感。更加上他见闻广博,甚至对于新世界的很多事情都了如指掌,路飞也很欢迎有这么一位伙伴的加入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一向温和的气质荡然无存,站在他身边,草帽团的众人能感受到的只有冬风一般的冷彻。

    虽然,路飞身上的气势也大差不差了。

    “我无数次的思考过一个问题——如何拯救苍生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这点,我才去学习的医术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学医救不了世人,我越是旅行就越明白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合一弦长吐一口气,转身看向草帽团众人。

    最后,目光定在路飞身上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他们要横遭如此不幸?”

    合一弦并没有说“他们”是谁,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清楚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毁灭凶手才应该是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平等的生与死!”

    “船长,  还请下令吧。”

    合一弦一番话说完,  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草帽团的众人也看向了路飞,  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。即使是娜美和乌索普,  这个时候也举起了手中的武器,脸上没有半分动摇。

    曾经遭遇过不幸的他们,看到眼前的这一幕,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路飞深吸一口气,抬起头来,目光迥然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八人随着这句话齐刷刷地动了,没有片刻犹豫,没有半分迟疑,

    凌然的气势从这个团队上升起,一如当年朝阳初升的罗杰海贼团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次他们是去杀人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17号红树,火焰坦克海贼团、破戒僧海贼团和广播海贼团正在与一个人对峙。

    整片街道早就被海军清空,游客们被紧急遣散。

    倒不如说除了基德海贼团动作太过迅速,海军已经把其他海贼团登陆处附近的人员全部尽可能地疏散了。

    整个香波地群岛现在都陷入了极高危险等级的战备状态,几个仍然在岛上游玩的天龙人已经被隐藏在暗处的CP0接走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一人挡在三个海贼团前方的,正是做完基本指挥调度后,紧急赶出来维护岛上秩序的库尔曼。

    他已经就香波地群岛上目前的状况向海军本部求援,而黄猿大将此时已经在赶往香波地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而在大将赶到之前,香波地的海军根本靠不住,cp组织的人也不会服从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能住挡在这些超新星面前的,也就只有库尔曼等人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出乎意料……想不到你们三个海贼团居然凑到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库尔曼沉声说道,眼神微冷地看着眼前的三人。

    阿普,贝基,乌尔基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只不过是一次巧合。”

    贝基用他那种标志性的烟腔呵呵笑道,充满了莫名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哦吼,但是你的胆子不小啊,菜鸟。怎么一个海军不带着一群人就敢挡在我们面前啊?”

    阿普一脸恶劣的笑意,一双长手夸张地挥舞,习惯性的对着库尔曼挑衅。

    不过库尔曼并没有在乎阿普的话,早年他听到的比这恶劣的言语不少,对于阿普这种低劣的垃圾话早就免疫了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没带人一起——一般的海军士兵对上这些超新星,就像是自己对上普通海贼那样,完完全全的一边倒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带了的话不但起不到多大作用,反而有可能拖后腿。

    不过,以一敌三啊……

    库尔曼微眯着眼睛,扫过眼前不慌不忙的三人。

    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他们六人中,只有玛丽的实力一骑绝尘,拥有堪比中将级别的战斗力,可以对上这些超新星,来多少都不虚。

    其他五人,虽然单杀超新星不成问题,只是要同时以一敌多的话,终究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当然,其他海贼可不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库尔曼还没有被正式授勋,所以就他们看来,眼前的库尔曼气势不小,但是却没有军衔。

    有一身海军披风,但是身后又没有士兵跟随。有些士兵从这附近经过,又匆匆走开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因为这只是一个小兵?有点天赋的小兵?”

    “怪枪”维特吐着舌头嘻嘻笑道,而这点也得到了多数人的认同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因为持才自傲,所以才没人跟着他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蠢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愿意跟着你来吗,海军还真是可怜呢。”

    乌尔基摇了摇头,虽然是一个海贼,但他也是一个僧人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形单影只的库尔曼,他出言劝诫道:

    “离开这里,海军。我们可没想过惹事,现在走开,我们不追究你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乌尔基,你可别随便代表我们啊!”

    阿普不满地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有意思的海军,把他放跑了,那我就来找你玩玩!”

    “阿普,慎言。”

    乌尔基仍然笑眯眯地,但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危险。

    回过头去,手中的棒槌已经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“啊叭叭叭叭!怎么,想和我打?”阿普向后一跳,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“难怪被叫做破戒僧,这么容易发火果然当不成僧人。”

    “都冷静些,你们这个时候起内讧干什么?”

    贝基皱了皱眉,出声提醒道。但显然,乌尔基和阿普对他都是爱答不理的。

    于是,贝基的额头上也难免青筋暴起,摘下口中的雪茄,看着对峙的乌尔基和阿普,心里想着什么谁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没错,就这样就好……

    库尔曼看着眼前的几个人,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海贼之间内讧,他就会轻松很多。

    遏制住了这一批海贼,一口气牵扯住三人的话,那么香波地群岛上的压力也会小不少。

    目前还有德雷克海贼团和基德海贼团没人牵制,心脏海贼团、波妮海贼团和草帽海贼团都有人看着了,相信他们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只剩下两个海贼团,应该——闹不出太大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库尔曼眼神一缩。

    “咦,奇怪,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怪味?”

    阿普忽然动了动鼻子,脸色怪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,很熟悉的气味。”乌尔基也收起了手中的棒槌,疑惑地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“这种气味……”

    贝基的脸色微微一变,目光不断地扫视。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这是什么气味了,但他好奇的是这股气味的源头在哪里。

    视野之内可没有鲜血啊。

    “……血腥味。”

    一道低沉的声音从他们耳边传来,三人望向声源处,只见库尔曼已然转过身去,看向远处好几个街区后的红树区域,仿佛看得到那里有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事实上,库尔曼的的确确看得到那里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果实能力已经告诉了他一切。

    血腥味,越来越重。鬼火在他的眼中,几乎已经覆盖了半片天空。

    这勾起了他的一些,埋在内心深处不愿回想起的回忆。

    曾经北海的万顷碧波上,他还只是一个尉官。而他的将军站在船头。四国斩之战,没有人料到伽治居然有那种实力,以一国之力碾碎四大国家的全部舰队。

    大海的波涛浇不灭的火焰燃烧在破碎的战舰上,曾经带领他们征战的将军燃尽了自己,在杰尔马部队悍不畏死的人潮中力竭战死。而那个时候,他的果实能力才第一次达到了使用条件。也就是那一战,他带着自己仅剩的战友,怀揣着将军的意志生生凿穿了杰尔马王国的军势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死者冤魂唤醒了来自地狱的军队,跟随着库尔曼而战。而那就是他果实的能力。无论杰尔马的军队多么可怕,多么悍不畏死,终究是人,是活物。悍不畏死,不意味着他们真的死不了。而会死去的军队,不会是不死的军队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可以操控地狱的军队,也可以看见冤魂的身影。只有在死者堆积成山的地方,果实的力量才会响应。而如今,库尔曼感觉到了,地狱的军队正在慢慢复苏。

    (果实设定详见作品相关)

    感受着体内苏醒的力量,看着遮蔽了半个天空的亡灵鬼火,这意味着什么,库尔曼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死了多少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数千?数万?”

    没有这个程度的死亡数量,他的果实能力根本不会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当年在北海,死去沉海的士兵足足数万,这才堪堪达到了初次觉醒能力的条件。

    而这次死去的是谁?

    香波地群岛分散的海军士兵不可能遭遇这种力量悬殊的屠杀,那么如此高密集的死者到底是什么身份,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普通人正在遭受难以想象的伤害,库尔曼微微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看着能遮蔽住半个天空的冤魂还在不断的增加,他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“——是谁!”

    他发出一声如受伤的猛兽一般的低吼,一个箭步疾奔出去,裹挟着浩浩荡荡的杀意。他现在没时间在这里纠缠了。

    百姓在惨遭屠戮,他必须去阻止。这是他的正义。

    “哼,想跑?”

    阿普看着转身飞奔出去的库尔曼,双手猛地一拍。

    “刮盘·斩!”

    两道音波飞出,轰在库尔曼面前的街道上,轰起一片碎石,紧随着的刮盘·爆连续不断地轰击在库尔曼身上,激起了遮天蔽日的烟尘。

    这时候,阿普才后知后觉地一拍脑袋,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啊,不好,出手太重了!一下子打死了,没得玩了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他的脸上笑容始终没有褪去,仍然恶劣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……真是恶心啊。”

    乌尔基一副无语的样子看着阿普。

    阿普跳了一下,双手摆出一个架势。

    “我忍你很久啦,破戒僧,你作为一个海贼还在同情海军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同情一个海军,只不过我羞于和你这样的家伙为伍。”

    乌尔基沉闷地说道,也摆出了一副战斗架势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,连带着两个海贼团之间也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随时有可能爆发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!”

    贝基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仍然是猴子一样敏捷的阿普率先反应过来,不满地对着贝基叫道:

    “匪帮,这又管你什么事情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,话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乌尔基也眼神一凝,目光定住。

    漫天烟尘中,一个持刀人影缓缓从烟雾中出现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,身上的军装被炸得破破烂烂的,披风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露出了肌肉精悍至极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上面覆盖着的一层漆黑色物质,让他的身体看起来宛如钢铁。

    令所有海贼都目光微震的是,库尔曼上半身密密麻麻数不清的伤痕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说的不对啊,阿普。”乌尔基笑着说道,“这家伙不可能是什么菜鸟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居然没有死吗?”

    阿普感觉自己脸有点烧,刚刚那么自信的出招,现在看来似乎除了轰烂了别人的衣服以外,对对方没有半点伤害。

    “啊叭叭叭叭!不过这样也好,事情变得更有趣了!”

    阿普说着,大手一挥。

    然而,对面的库尔曼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他的双耳,正缓缓地向下滴血。

    阿普的音音果实攻击范围取决于目标的听觉范围。但为了使攻击生效,需要对手‘听到’它们。这个情报是玛丽告诉库尔曼的。

    现在库尔曼破坏了自己双耳听力,也算是在某种程度上稍微克服了一点阿普的果实能力影响。

    这一点只是眨眼间就被三个海贼超新星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狠的男人……”贝基心下变得谨慎,他已经意识到了眼前的男人不简单。

    乌尔基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他本来就杀心不重,对此也只是感慨一下库尔曼的下手果决。

    “居然想出这种办法来克服我的果实能力……”阿普咧嘴笑了笑,“但我可不是纯靠果实能力的啊,啊叭叭叭叭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抓起两根十手,径直冲向慢步向他们走来的库尔曼。

    “来看看我这一招!嚯啦!”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阿普就展现出了远超其他两个超新星的速度,几乎是在一眨眼就出现在了库尔曼头顶,双手猛地向库尔曼砸下。

    速度好快,体术很强!

    乌尔基和贝基看着阿普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这个速度的攻击,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他们也会狠狠地吃上一壶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库尔曼低垂着的头颅抬起,目光仿佛看穿了一切,直视着阿普的双眼。

    他的碎发此时完完全全地张扬起来,脸上鬼气森森,双目由漆黑的颜色变成了淡灰色。

    他半虚化的身上燃烧着的灰色火焰,看的所有人心中发凉。

    “厄运战车。”

    阿普的动作忽然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阿普不可思议地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空气中灰白色的气体忽然暴动,颤抖着形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巨大骷髅。

    “嗡——”

    剑鸣声。

    “轰!——”

    库尔曼的身体忽然爆闪出去。

    一道雪白的清辉闪过,所有人的视野中这一刻只有清澈的雪白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剩下的众人忍不住捂住眼睛。

    白光一闪而逝,只是一顿,海贼们就再一次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然后,迫不及待地看向阿普和库尔曼交战的情况。

    ——战斗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库尔曼再次向前走了几步,站在剩下的海贼面前,剑尖抬起,对准了三个海贼团的人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背后,阿普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空气陷入短暂的沉默。

    阿普缓缓地蜷曲起身体,下一刻,翻着白眼,仰面而倒。

    鲜血从他的身上迸射出去。

    一道细长而可见血肉的伤口从阿普的肩膀划到了侧腰,几乎要把他整个人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广播海贼团的人齐齐惊呼道,数不清的武器举了起来,对准了库尔曼。

    而乌尔基和贝基也是骇然,做好了战斗驾驶,气势瞬间变化。

    ……刚刚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一招?

    云切之上,一滴血缓缓滴落。

    这是云切在库尔曼手中第一次见血。

    “鬼神火身。”

    库尔曼身上缓缓升腾起一丝灰色的气体,连带着云切都如同潜藏在云雾中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警告。”

    他缓缓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,不许再走动一步。”

    无声的灰色气息渐渐从这片大地上升起,所有活着的生命都本能地感到了战栗。

    这不是实力差距的问题,这是生物对于死亡本能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们之前是说——‘没人愿意跟着你来’,是吗?”

    血气升腾,大地漆黑,腥臊的味道在天空中凝成了化不开的黑雾,太阳光透过黑雾,猩红地染在雾气中浮现出的甲胄上。

    隐约之间,数不清的业火在空中浮动,而金戈铁马之声骤然响起,磷火间如同地狱旌旗狂舞,骷髅与幽魂在其中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街道上,房顶上,天空中,数不清的士兵从黑雾中现身,沉默不语,迈着整齐而铿锵的步伐,缓缓地围住了海贼们。

    “死者行军。”

    无声。

    无言。

    库尔曼平静地看着剩下的海贼们,看着他们渐渐苍白的脸色,以及他们渐渐开始颤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再浪费时间,所以不要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

上一页目录+书签下一页